音乐笔记—读肖复兴《音乐散文》
作者:胡宝元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7-04-03 10:16     浏览次数:26 次    

偶然的机会,邂逅巴赫,就像一股清泉注入我的生命里,他的音乐如绵绵的细雨浸润心灵,抚平岁月带来的烦躁,生活带来的苦难;宁静的雨夜,聒噪的午后,慵懒的清晨,有他《弥撒曲》的地方,就总有人需要的宁静。

渐渐的我开始爱上交响乐,惋惜这一切来得太迟,这人间的天籁绝不是阳春白雪,他是上帝的礼物,给予人们力量,给予人们宁静的灵魂。

他是我们心中的太阳

翻开这本《音乐散文》,最吸引我的是“贝多芬用了一生的努力到达的地方,莫扎特一生都在”。虽然莫扎特的名字并不陌生,可是我却几乎没有听过莫扎特的作品。翻开《关于莫扎特》,细细追寻他生活的足迹,傅雷说莫扎特的一生,短促的像“美丽的花炮”,除了快乐的童年,痛苦、疾病、贫穷、嫉妒……紧紧跟随其一生。可是在他的音乐里却找不到一丝对生活的抱怨,对痛苦的咀嚼,对他人的仇恨。他的音乐欢快、和谐、优美、典雅、深邃。傅雷说:“他自己得不到抚慰,却永远抚慰着别人。”他在现实生活的无尽哀思里,留下了幸福的天籁之音,让美妙甜美的音乐流淌在人间。这是何等的胸襟气度,何等的超然平和啊。

这份气度足以让人相形见绌,这天使般婉转的音乐,是上帝的礼物,他就在那里,等待迷途的孩子,等待回家的人。很多人拿贝多芬与莫扎特作对比。贝多芬对于我们,是那样的熟悉。他的《命运交响曲》是那样的振奋心灵。可是在经历了生活的磨难,经济巨变的痛苦后,那温柔如水的莫扎特,就这样悄悄走进你的灵魂,温暖你的心房,抚平你的伤痕。

德沃夏克不允许他的学生轻视莫扎特,曾因学生回答莫扎特是怎样一个人时的似是而非,拉着他到教室外,指着天空的太阳告诉学生:“请你记住,莫扎特就是我们心中的太阳。”是的,他就是我们心中的太阳。温暖每一个走在路上的行人,陪伴每一个夜晚孤寂的灵魂。

钢琴里的爱情

爱情这个离现代人太远的情愫,却在大师的人生中那样刻骨铭心。让人不禁慨叹,真正的爱情无关乎名利,无关乎物质,无关乎地位。

勃拉姆斯与克拉拉生死相恋四十三年,李斯特和卡洛琳活活煎熬了三十九年,一份坚守,一份执念,一份百年过后仍感动心扉的故事。

当年,李斯特去俄罗斯义演时,居然有人花了高于贵宾席票一百倍的价格买了一张票,这个人就是卡洛琳夫人。这个家中光奴隶就有三万人的贵夫人,宁肯丧失被沙皇开除国籍、没收一切财产的代价,赴汤蹈火在所不惜的要嫁给李斯特。这份爱情,这份勇气就足以让人荡气回肠。可是现实却往往太残酷。由于宗教、种族的问题,他们一直被阻挠不能成婚。直到二人到了迟暮之年也未能如愿。这份三十九年的等待,三十九年度煎熬,三十九年的苦楚,让晚年的李斯特披上袈裟,当了神父,在渺茫的遥远的世界里度过孤独的一生。有人说他是,无家可归的李斯特,一个漂泊而不得安宁的李斯特。这份等待化作人间最美的琴谱,诉说着无限的孤独,让人听之悲鸣。这份荡气回肠的爱情也让我们深深地震撼。

勃拉姆斯与克拉拉相恋四十三年,这份柏拉图式的爱情更是让人心头一颤,让人百感心酸。勃拉姆斯终身未婚,谁也没有办法取代克拉拉在他心中的位置,当勃拉姆斯第一次在舒曼的家中见到克拉拉的那一刻起,他就只能把这份感情深埋心底。直到他和克拉拉都离开人世。因为舒曼是他的老师

在舒曼去世的日子里,勃拉姆斯一直在克拉拉的身边,帮她照顾孩子,照看家人。这份情坚实、安全、牢固,却从未逾矩。据说,在克拉拉的墓前,勃拉姆斯独自一人为克拉拉拉了一支小提琴曲,那是多么悠扬又蕴藏多少不能说出的情愫的曲子啊。可信我们没有办法听到。这曲子只属于克拉拉,属于他一生的女神。这四十三年的感情,化作美丽的音符,划过勃拉姆斯的指尖,划过时光的长空。

……

 

(如想阅读全文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