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月相与中国传统文化
作者:张福瑞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7-04-24 12:17     浏览次数:32 次    

【案例描述】

月相及其变化规律一直是高中地理教学中的一个重点和难点。本堂课,我尝试将中国传统文化与月相变化结合起来,逐步让学生们体验一堂别样的“文学式地理课”。

一、从文学到科学

上课伊始,我播放了王菲的一首老歌——《但愿人长久》,意境优美的苏词在经典的菲式唱腔的演绎下绕梁不绝,学生们的兴趣一下子高昂起来。我适时设问:“为什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老先生可能不懂月相,却用寥寥几字就将月亮的变化规律高度概括。那今天的我们又该如何用月相知识解释这个问题呢?”学生们的求知欲望彻底被激起。这时,我将准备好的月相变化规律的Flash视频播放出来,全班同学几乎没有开小差的,每个学生都在兴致盎然的观看视频中月亮的变化,体会“阴晴圆缺”的魅力。视频播放结束,学生争相主动总结月相的变化规律:由新月—蛾眉月—上弦月—凸月—满月,到凸月—下弦月—蛾眉月—新月,完成一个循环周期。这时,我及时总结:这样一个月相的变化周期称为朔望月,是29.35日。

二、从现象到规律

趁学生们热情未减,我抛出第二个问题:“这个朔望月周期与现行的农历历法有什么关系呢?”从诗词到历法,学生们的兴致不减,纷纷互相讨论,各抒己见。然而由于学生自身知识所限,给予的回答可能不尽完善,我补充后进一步强调我国古代很早就认识了月相的变化周期,根据月亮运动和月相的周期变化制定了历法:称之为阴历(月亮在中国阴阳文化中代表阴),阴历是古代中国最先使用的历法,中国历法在阴历的基础上进一步演变为现行的农历。现在学生生活在阳历之中,农历似乎距离他们很远,我进一步提示,其实农历离我们并不远,中国很多传统节日就是依据农历制定的,如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等。接下来我安排学生根据刚才所学的月相知识推断出与这些传统节日相对应的月亮分别是处于月相变化的哪个阶段?

三、从理论到实践

为继续让学生们巩固本节课所学内容,我放弃了惯用的随课练习题,而是让学生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月相知识分组竞赛,列举描写月相的诗歌,并说出相对应的月相名称,学生们立刻进入了“一站到底”的状态,个个摩拳擦掌,罗列并总结出N多优美的诗句,比如:

写月而无月的(新月):“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卢纶《塞下曲》)。

写月初蛾眉月的:“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殊月似弓。”(白居易《暮江吟》);“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戴叔伦《兰溪棹歌》)。

写上弦月的: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枫桥夜泊》)。

写满月(望月) 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静夜思》)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 (苏轼《阳关曲中秋月》。

写下弦月的: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飞鸟, 时鸣春涧中” (王维《鸟鸣涧》)。

这些诗词语句优美,内涵丰富,却又将月相的变化隐含期中,既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又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情境。我相信经过这节课的学习,学生们一定会在掌握月相知识的同时,由衷的感叹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深深的感到“月,是故乡明”。

【案例分析】

大背景 2012年11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一次正式向全世界阐述“中国梦”;吹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号角;截至2014年9月,465所孔子学院和713个孔子课堂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开花结果,成为中国文化传播的全球品牌和平台。所有这一切,都昭示着坚定的中华民族和古老的东方文化正越来越自信的向全世界展示其独特的魅力。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国内和国外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网络等新媒体不失一切时机的抹黑我们国家的发展速度,质疑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人生观、世界观尚未完全成熟的高中学生很容易受其影响,盲目崇拜洋文化、洋节日,甚至对我们优秀传统文化无法找到认同感和归属感。因此我选择“月相”这堂课,尝试探索一种“文学式的地理课堂”。教学过程中,我将地理知识和传统文化相结合,在坚持以民族文化为根为本的前提下,让学生既吸收到专业的地理知识,又感受到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从而增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信心。

“文”“理”交融 所谓“月有阴晴圆缺”。自古至今,月亮像一名忠诚的卫士一样,不离不弃的守护着我们。不管朝代如何更迭,它都一如既往的在空中时而如圆盘,时而似镰刀。面对这美轮美奂却又变幻不定的硕大“圆球”,我们的祖先从来不曾放弃对其的幻想和希望。他们纷纷把月亮作为表达情感的载体,创造出许多优美动人的传说,而脍炙人口的咏月诗词也俯拾皆是。我们佩服古人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大胆想象,但在人类已经成功登月的今天,我们不能再靠想象来描述月亮,我们需要更加客观,更加理性的来分析月亮。物理学知识告诉我们月亮是因为“万有引力”才与地球“不离不弃”,而地理学知识则将见证月亮的“阴晴圆缺”。当我用“模拟教具”向学生展示日、月、地的运转规律时,几乎不再需要多余的语言,学生们便自然而然的随着教具的转动,准确的找到古人眼中不同的“月亮”。这时的课堂,我们让月亮从浪漫想象回归到了科学理性。

……

 

(如想阅读全文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