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思想理论学习”读书札记
作者:邢芳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8-11-07 16:41     浏览次数:22 次    

一、作品来源

1. 《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智库.百科)

2. 《钱学森的系统科学成就和贡献》(“中国自动化学会专家咨询工作委员会”供稿)

3. 《系统科学进展》之钱学森1986年1月7日在系统学讨论班第一次活动时的讲话。

二、精彩语录

1.一般系统论的要点(摘自《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

(1)系统的整体性

系统是若干事物的集合,系统反映了客观事物的整体性,但又不简单地等同于整体。因为系统除了反映客观事物的整体之外,它还反映整体与部分、整体与层次、整体与结构、整体与环境的关系。这就是说,系统是从整体与其要素、层次、结构、环境的关系上来揭示其整体性特征的。要素的无组织的综合也可以成为整体,但是无组织状态不能成为系统,系统所具有的整体性是在一定组织结构基础上的整体性,要素以一定方式相互联系、相互作用而形成一定的结构,才具备系统的整体性。整体性概念是一般系统论的核心。

(2)系统的有机关联性

系统的性质不是要素性质的总和,系统的性质为要素所无;系统所遵循的规律既不同于要素所遵循的规律,也不是要素所遵循的规律的总和。不过系统与它的要素又是统一的,系统的性质以要素的性质为基础,系统的规律也必定要通过要素之间的关系(系统的结构)体现出来。存在于整体中的要素,都必定具有构成整体的相互关联的内在根据,所以要素只有在整体中才能体现其要素的意义,一旦失去构成整体的根据它就不成其为这个系统的要素。归结为一句话就是:系统是要素的有机的集合。

(3)系统的动态性

系统的有机关联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系统的动态性包含两方面的意思,其一是系统内部的结构状况是随时间而变化的;其二是系统必定与外部环境存在着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实际存在的系统都是开放系统,动态是开放系统的必然表现。

(4)系统的有序性

系统的结构、层次及其动态的方向性都表明系统具有有序性的特征。系统的存在必然表现为某种有序状态,系统越是趋向有序,它的组织程度越高,稳定性也越好。系统从有序走向无序,它的稳定性便随之降低。完全无序的状态就是系统的解体。

(5)系统的目的性

系统的有序性是有一定方向的,即一个系统的发展方向不仅取决于偶然的实际状态,还取决于它自身所具有的、必然的方向性,这就是系统的目的性。

2. 贝塔朗菲的系统论与圣菲研究所的区别(摘自《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

贝塔朗菲的系统论研究的是一中心的个体,而圣菲研究所研究的是无中心的群体。贝塔朗菲的系统实行自上而下的集中控制,而圣菲研究所的系统实行由下而上的分散协调。前一种控制方式因此是预设的自觉的固定的,而后一种控制方式是后生的自发的演变的。前一种系统的动力之源在整体、中枢,是整体赋予部分以活力;后一种系统的动力之源在个体、基层——因为只有个体是有意识、有目的的积极活动的主体,是它们的交互作用形成了无意识的整体的宏观秩序。

3.钱学森的系统科学成就(摘自《钱学森的系统科学成就和贡献》)

(1)上世纪80年代初,钱老就明确指出,系统科学是从事物的整体与部分、局部与全局以及层次关系的角度来研究客观世界的(包括自然、社会和人自身)。能反映事物这个特征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概念就是系统,所谓系统是指由一些相互关联、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组成部分构成并具有某些功能的整体。

(2)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也要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1+1>2的整体涌现,最终是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

(3)钱老当时就指出以计算机、网络和通信技术为核心的信息技术革命,不仅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将导致一场新的产业革命,而且对人自身,特别对人的思维会产生重要影响,将出现人—机结合的思维方式,人将变得更加聪明。

(4)一个单位、一个部门甚至一个国家的管理,首要的问题是从整体上去研究和解决问题,这是钱老一直大力倡导的“要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只有这样才能把所管理的系统整体优势发挥出来,收到1+1>2的效果,这就是基于系统论的系统管理方式。但在现实中,从微观、中观直到宏观的不同层次上,都存在着部门分割条块分立,各自为政自行其是,只追求局部最优而置整体于不顾。这里有体制机制问题,也有部门利益问题,还有还原论思维方式的深刻影响。这种基于还原论的管理方式,使得系统的整体优势无法发挥出来,其最好的效果也就是1+1=2,弄不好还会1+1<2,而后一种情况可能是多数。

(5)总体设计部不同于目前存在的各种专家委员会,它不仅是个常设的研究实体,而且以综合集成方法为其基本研究方法,并用其研究成果为决策机构服务,发挥决策支持作用。从现代决策体制来看,在决策机构下面不仅有决策执行体系,还有决策支持体系。前者以权力为基础,力求决策和决策执行的高效率和低成本;后者则以科学为基础,力求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和程序化。这两个体系无论在结构、功能和作用上,还是体制、机制和运作上都是不同的,但又是相互联系相互协调的,两者优势互补,共同为决策机构服务。决策机构则把权力和科学结合起来,变成改造客观世界的力量和行动。

(6)从现代科学技术发展趋势来看,一方面是已有的学科与领域不断分化、越分越细,新学科、新领域不断产生,呈现出高度分化的趋势;另一方面是不同学科、不同领域之间相互交叉、结合与融合,向综合性整体化方向发展,呈现出高度综合的趋势。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系统科学就是这后一发展趋势中最有代表性和基础性的学问。

4.钱学森比较“中医”与“现代西方医学”(摘自《系统科学进展》)

再一个就联系到中医理论。我的看法是,中医是祖国几千年文化实践的珍宝,可是它又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科学理论。到底中医的长处在什么地方?这就联系到贝塔朗菲对现代生物学的批判。现代西方医学的缺点在于,它从还原论的看法多,从整体的看法少。现在西方医学也认为这是它们的缺点,所以对中医理论讲整体,很感兴趣。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要再向前走一步,这些都是人体科学里面的问题,而这方面的问题也必须靠系统科学,系统学。

5.钱学森谈“思维”(摘自《系统科学进展》)

再一点,关于思维,人的思维。人的思维是脑的一个功能,但是人脑是非常复杂的,人脑是一个巨系统,要理解人脑的功能,人是怎么思维的。从宏观去理解,那你必须要有系统学。

6. 恩格斯对关于“分析”的看法(摘自《系统科学进展》)

恩格斯很清楚地提出来:科学要进步,也不得不走还原论的这条路。你不分析也不行,不分析你不可能有深刻的认识;当然这时候,恩格斯也指出,只靠分析也不行,还要考虑到事物之间相互的关系。

7.关于“信息通道” (摘自《系统科学进展》)

信息到底是什么,谁也不清楚。……我认为它总是一种物质的运动。但是它又是一个发生点,发生者,也有一个接收者,中间有个信息通道。那么,从发生者和接收者来看,它是有含义的,有信息含义。那么他就把这个信息通道里面的物质运动解释为一种信息。很重要的就是有送信的和接信的,他们要有个默契。没有这个默契,就没有信息。古人不是说过"对牛弹琴" 吗?你这个琴弹得再美妙, 岂不知牛不能欣赏你这个高山流水的高尚音乐吗?总之,就是这个信息通道的问题。牛和这个弹琴的人没有信息通道,所以琴音并不能使牛产生美感。

三、读后感

1+1﹥2

——以系统的视角看学科教学

华师大三附中  邢芳

寒假中的一天,我以完成作业的心态开始浏览教科研室马老师放在群里的“系统思想理论学习参考资料包”,说实话,初读的感觉并不是很好。“系统思想专题理论”专业性强,术语多,对于一名文科背景的语文教师,这方面的储备实在太少。什么“信息论”、“控制论”和“系统论”,虽然不算陌生,但只是停留在概念的浅层意思而已;诸如“整体涌现”、“耗散结构论”、“协同学”及“复杂适应系统”等概念更是第一次听说。硬着头皮往下读,慢慢发现那些所谓高深的理论很接地气,尤其是钱学森先生对“1+1>2”这个不等式的内涵及其背后原理的解说让我茅塞顿开。其实,我们的生活、工作没有一天不与这个高深的“系统”打交道,“系统”就在我们身边。

以下是我学习了“系统思想理论”后联系到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受到的一些启发。

1+1>2,这个不等式我虽不是第一次听说,但对于其内涵的理解十分有限,当钱老以系统科学的视角对其进行阐释时,我才触摸到这个不等式背后的原理,感受到它的深刻性。钱老提出,所谓“系统”是指由一些相互关联、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组成部分构成并具有某些功能的整体。在应用系统论方法时,要从系统整体出发将系统进行分解,在分解后研究的基础上,再综合集成到系统整体,实现1+1>2的整体涌现,最终从整体上研究和解决问题。

这不仅让我联想到了海外有人写书讥笑中国人“一个人是一条龙,一群人却成了虫”,这是典型的1+1﹤2。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互相排挤,缺少合作,没有成为真正的系统。正如贝塔朗菲在他的“一般系统论”中所提出的:“系统除了反映客观事物的整体之外,它还反映整体与部分、整体与层次、整体与结构、整体与环境的关系。要素的无组织的综合也可以成为整体,但是无组织状态不能成为系统。”

中学校园里1+1﹤2的现象也很容易发生。一所学校是一个大系统,它有许多子系统构成。有负责学校日常事务的行政管理系统,有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师资培养系统,有针对学生人格养成的德育体系,也有对学生进行知识教学的学科体系等等,它们都很重要,但我觉得学校最主要的系统应该是人才培养系统,即学生的学习成长系统,其它的都属于支持系统,所以“一切为了学生”是教育的本质,绝不能变成一句空话。

而这个“学习成长系统”是否能良好运作,关键在于学生这个主体。当多门学科的学习作用于同一个学习对象时,它们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1+1是大于2,还是小于2,这首先取决于学习者的智慧。学生在学习各门学科时是否善于融会贯通,是能否实现大于2的关键因素。其次,作为支持系统的学科教师的作用也不可忽视。要想让1+1大于2,每位学科教师应该站在学生的立场上去设计自己学科的教学,包括教学难度的安排,学科学习时间和作业时间的占用,不同学科知识的适当类比融合等。

由此,作为支持系统要素的学科教师绝对不能各自为阵,眼中只有自己的那门学科。主系统的对象是学生,而不是你的那门学科。每门学科充其量是支持系统组织中的一个环节,一个局部。为了让学生学好自己的学科随意增加教学难度、占用过多的学习或作业时间都是没有系统观念的表现,弊大于利。

1+1>2,还让我想到了备课组教师之间的良好合作。以前凭着感觉我也一直认为同一个备课组教师之间的互相支撑非常重要,尤其是刚刚过去的一个学期,我们备课组5位教师群策群力,取长补短,不仅大大提升了语文学科的教学效率,职业的幸福感也因此大大增加。令人欣喜的是,这一次“系统思想理论”的学习为我的实践经验找到了理论的支撑。“系统的性质不是要素性质的总和,系统的性质为要素所无”,当我们把一个小小的备课组打造成一个微型系统时,它散发的能量是前所未有的。“要素只有在整体中才能体现其要素的意义”,备课组这个微型系统让每个成员拥有了它只是作为个体时不具备的能量。这就是“系统”的魅力。

1+1>2,“系统思想”给我的启发还有很多。

如就学生的“学”而言,要努力避免偏科的负面效应;学习时不要仅仅把注意力放在答案上,而是要关注过程;学习的过程中要重视提问等等。正如钱老所说“人的思维是脑的一个功能,但是人脑是非常复杂的,人脑是一个巨系统,要理解人脑的功能,人是怎么思维的”。只有立足于“系统”实施自己的学习行为时,才有可能实现高效的学习。

就教师的“教”而言,要做好一名引领者的角色,鼓励学生主动建构;作业的布置要更具科学性,不要滥用教师的权威;学科教学要关注知识体系,不要零打碎敲,在注重分析的同时要多考虑事物之间相互的关系。学科教学要实现1+1>2,以系统的视角来看,恐怕还不可忽视“信息通道”问题。钱老说:“牛和这个弹琴的人没有信息通道,所以琴音并不能使牛产生美感。”教师也应该努力建立与学生的信息通道,否则“牛”不会领你的“情”。

用现代化理论武装自己,那确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