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读书札记
作者:边贻宽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8-12-03 16:42     浏览次数:57 次    

书籍资源:学校教科研室提供的《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智库·百科)

精读文章:“一般系统论的要点”、“一般系统论的趋势及特点”

主要内容:

通常把系统定义为由若干要素以一定结构形式联结构成的具有某种功能的有机整体。系统论的核心思想是系统的整体观念。他用亚里士多德“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理念来说明系统的整体性,反对那种认为“要素性能好,整体性能一定好”、“以局部说明整体”的观点,同时认为,系统中各要素不是孤立存在的,每个要素在系统中都处于一定的位置,起着特定的作用。

主要观点:

一、系统的整体性

系统是若干事物的集合,系统反映了客观事物的整体性,但又不简单地等同于整体。因为系统除了反映客观事物的整体之外,它还反映整体与部分、整体与层次、整体与结构、整体与环境的关系。这就是说,系统是从整体与其要素、层次、结构、环境的关系上来揭示其整体性特征的。整体性概念是一般系统论的核心。

二、系统的有机关联性

系统的性质不是要素性质的总和,系统的性质为要素所无;系统所遵循的规律既不同于要素所遵循的规律,也不是要素所遵循的规律的总和。不过系统与它的要素又是统一的,系统的性质以要素的性质为基础,系统的规律也必定要通过要素之间的关系(系统的结构)体现出来。归结为一句话就是:系统是要素的有机的集合。

三、系统的动态性

系统的有机关联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系统的动态性包含两方面的意思,其一是系统内部的结构状况是随时间而变化的;其二是系统必定与外部环境存在着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贝塔朗菲认为,实际存在的系统都是开放系统,动态是开放系统的必然表现。

四、系统的有序性

系统的结构、层次及其动态的方向性都表明系统具有有序性的特征。系统的存在必然表现为某种有序状态,系统越是趋向有序,它的组织程度越高,稳定性也越好。系统从有序走向无序,它的稳定性便随之降低。完全无序的状态就是系统的解体。

五、系统的目的性

贝塔朗菲认为,系统的有序性是有一定方向的,即一个系统的发展方向不仅取决于偶然的实际状态,还取决于它自身所具有的、必然的方向性,这就是系统的目的性。他强调系统的这种性质的普遍性,认为无论在机械系统或其他任何类型系统中它都普遍存在。

读书札记

遵循系统思想方能提升学校管理效能

初次学习有关系统方面的理论,我记得还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大概是在我读大二的时候。当时,学校请了一位校外专家,来给我们本科生作学术报告,报告的主题是当时比较前沿的“三论”,即:系统论、信息论和控制论。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回忆不起专家当时所讲的内容了,并且在这期间也再未涉猎过系统理论方面的书籍,更谈不上深入学习了。

这次学习“系统思想”有关的理论,是源于学校的区级重点课题“指向系统思想培育的特色高中科技教育的实践研究”。今年的寒假读书活动也是指定“系统思想”专题,因此,可以静下心来细细研读。联想到理论在实际工作中的运用,有以下一些启发和思考:

1.美籍奥地利人、理论生物学家贝塔朗菲提出了一般系统论原理,奠定了系统论科学的理论基础。

2.研读该篇资料后,我个人认为系统论是站在了一个更高的科学层面提出的一套理论体系,其核心是关注自然界和社会的有机构成及普遍联系。系统论思想是从构成整体的部门之间彼此联系的角度思考问题,重点强调世界的整体性、不可分割性、彼此连接性和系统中各部分的角色和定位。

3.从管理的角度分析,学校就是由多部门、多组室、各年级等组成的一个相对独立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每个部门、每个组室都有相应的负责人,并且每个部门、每个组室最终都通过一定的联系汇集于校级管理者。

4.在学校实际运转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部门之间或组室之间往往会自然产生一种壁垒,又形成了多个相对独立的“小系统”。而且,在这个“小系统”中,又都会重新划分自己的体系和开展专业化分工,尤其在精诚合作、齐心协力、相互补台等方面工作显得不够整体一致。

5.由此想到一个关于学校管理的小案例,通过这个案例我们会得到怎样的启发?会引发我们怎样的反思?

究竟是谁的职责

快开学了,教导处忙于安排课务、制定教学计划等工作。总务处忙于修缮设备、添置教学设备、为新进教师安排住房等事务。这时,新华书店发来通知:新学期学生用书已到,请学校即日去取。教导处将通知转总务处。总务主任找到教导主任说:“有关教学的事该你们教导处管,怎么让我们去取?”教导主任说:“这怎么是教导处的事呢?教导处只负责有关教学的事。”“难道课本不是有关教学的事吗?”两位主任都有点不冷静了。教导主任继续说:“如此说来,学校工作都与教学有关,岂不是都得由我们教导处包下来?那你们总务处干什么?”总务主任仍不服气:“我们并没有把什么都推给你们教导处,建校修房、购置教学用品、柴米油盐等,哪一件不是总务处干的?”教导主任说:“课本问题,教导处只负责填征订单,至于课本供应,完全是你们总务处的工作,历来如此。”总务主任反感地说:“咱们照章办事,该谁管就由谁管。如果你们忙不过来,总务处可以帮忙,但不要把你们工作范围内的事硬推给我们做。”两个人争论了半天没有结果,只得请校长裁决。校长沉思了一会,没有马上肯定谁是谁非,而是请两位主任各派一人先将课本领回,以后再解决两人争论的问题。

6.这个案例列举的争执,问题主要出在分工协作方面。事实上,学校虽有各种部门设置,但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分得那么清清楚楚的。从管理的视角看,学校的确要有分工,但更要有合作,如果仅有分工而无合作,那么学校的工作效率就难以真正提高。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协作比分工更重要。

对于一所学校而言,尤其作为管理者更要勤于思考,不断反思,不仅要善于遵循系统思想,更要打破系统之间的界限思考问题,强调系统之间的交错性、一致性和系统之间的相容性,从而提升学校管理的效能。

华师大三附中   边贻宽

2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