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悦读”上路
作者:王列兵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9-03-08 08:01     浏览次数:2 次    

华东师范大学第三附属中学,以“让课程改革更深入、让师生关系更和谐、让学生经历更丰富、让教育服务更优质”为指导,努力探索特色多元教育新途径,不拘一格探索人文教育的新模式,形成华三教育的新品牌。自2013年4月成立人文书院以来,更是秉承“为了每一个学生终身发展”的理念,弘扬“大气睿智,境界高远,追求卓越”的华三精神,通过每年的读书节有序推进书香校园建设,努力培养精神充实而自由,个性突出而丰满,有责任且有行动力的合格人才。我们带着“悦读”上路,营造浓郁的书香校园氛围,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做了探索:

一、整合资源,立体打造“悦读联盟”

“悦读联盟”是由班级读书角、校图书馆、区图书馆以及家庭书屋支撑,专家及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家长助推的阅读共同体。

利用“文教联盟”的契机,与区文广局资源共享,除了校内“华三人文讲坛”之外,还适当组织学生参加区里的“金文讲坛”。著名作家赵丽宏,华东师大叶澜、周宏、周斌、周震和、周圣伟等教授的讲座反响强烈,有效推动了阅读活动。

深化以“两力”(学科思维力和自主学习力)建设为核心的教学改革,提高课堂效率,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确保阅读时间。一个教师,他的观念是否与这个世界,与校园里的每一个鲜活的生命血脉相连,并把学生的健康成长放在首位,才算一个合格的现代教师。一个合格的现代教师首先必须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他总是伴随着好奇心以崭新的方式看世界,与时俱进勇敢地面对各种挑战;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他总是以开放的生命态度,与这个世界、与他人、与自己时刻进行积极地对话;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他乐于学习,善于悦纳不同的人,批判地吸收、消化不同的观点。每年寒暑假读书札记、教育教学论文评比是展示教师读书成果的窗口,有效促进了教师阅读。根据教师的爱好和特长开设品读课、拓展课和社团活动课,既是多渠道对学生开展阅读指导,又是展示教师阅读成果的平台。

教师只有“见多”才能“识广”,才能得心应手地应对各种教育教学问题,提高教育教学的针对性和有效性。高二(3)班曾号称 “睡神”朱旭磊沉溺于网络玄幻小说,上课经常萎靡不振,导致各科成绩都不理想。语文老师了解这一情况后,与朱旭磊谈心:首先肯定他爱阅读是极好的习惯,但要处理好阅读与学习的关系,并且强调阅读也不能“偏食”;然后,很严肃很专业地告诉他,你读的这些网络小说其实并不经典,要说玄幻类的经典可以追溯到“唐宋传奇”,唐宋时期不仅有“唐诗”和“宋词”,唐宋传奇也相当成熟,对后世的影响很大;日本小说家芥川龙之介的小说《杜子春》,就是取材于唐代的同名传奇故事;还有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拍摄的电影《刺客聂隐娘》也是改编唐朝裴铏短篇小说集《传奇》里的《聂隐娘》……从此,朱旭磊同学爱上了“唐宋传奇”,也读科幻小说《三体》《北京折叠》,还读梁衡、周国平、毕淑敏、林清玄的散文。令人惊喜的是前不久的期中考试他的语文考出117分高分(年级最高分120分)。

教师的言传身教直接影响了学生的阅读,家长的融入让阅读变成了真正的“悦读”。家长的参与不仅密切了老师与家长的联系,而且融洽了父母与子女的感情,尤其重要的是,老师、家长、学生有了共同的话题,容易消除隔膜,产生情感共鸣。高二(7)班曹轩怡同学家在朱泾,父母在石化租房子轮流陪女儿读书,曹轩怡同学起初对阅读兴趣不大,跟父母也很少交流。曹先生加盟读书共同体后,买来老师推荐的林清玄的系列散文集《林泉》《清欢》《玄想》,女儿做作业,他就读书。曹先生有一个好习惯,喜欢边读边圈点批注。不久,曹先生欣喜发现,他女儿开始读他买来的书了,还经常质疑他的读书批注。

近年来,每月读一本书,每天读一首诗(词)的同学屡见不鲜。高二(1)班的江婷同学喜欢诗词,尤其喜欢楚辞,她分享她的学习经验时不无自豪地说:“经常做着题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摸出一本书沉浸其中。”

二、学科渗透,深入开展阅读指导

课堂是教学的主阵地,也是推广阅读主战场,语文学科首当其冲。跟学习成绩有差异一样,学生的阅读状况也是参差不齐,所以教师第一要务就是要让学生爱上阅读。老师们各显神通,胡宝元老师的做法很值得借鉴。

第一次早读,她对学生说今天我们一起读金庸的《神雕侠侣》,学生都很惊讶,很少有语文老师这么做的,这种书也被很多家长明令禁止,于是同学们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她故作玄虚:“好书一定要一起分享,一定要课上一起读,这本书是我们本学期晨读专用。她翻开第一页,“越女采莲秋水畔……”当读到陆无双出场时戛然而止,合上书说:“且听下回分解”。于是第二天,第三天,当读到李莫愁来寻仇时戛然而止。学生一片唏嘘,有胆大的男生央求再读一段。她趁机说,如果下午背诵课文全部通过,可以考虑。下午的通关背诵异常顺利,学生也如愿的听到了李莫愁寻仇的段落,但小说一环扣一环,新的冲突又出现了。很显然早读的一点时间已经无法满足学生的需求。开始有学生建议周末自己读,大家约好页数,不许僭越。她表面勉强的答应了,其实心里很开心,阅读的热情被点燃了!为了推波助澜,她还适时提出书中问题供大家讨论。班级出现了不读书就没朋友的“怪圈”。因为大家都在讨论小说,不读书就加入不了话题。

有了兴趣之后,如何让这一兴趣持续下去?指导方法,解决疑惑,提供展示平台。语文课前的“微讲堂”如火如荼地开展,为学生提供了大展身手的舞台。内容可以是老师推荐的内容,也可以是自己的兴趣爱好,还可以聚焦校园内外的生活……可以介绍一首诗词,也可以推荐一本书或者音乐欣赏、电影欣赏……通过“微讲堂”教师全面了解学生阅读状态,阅读趣味,鉴赏能力,表达能力等等,在此基础上各种读书沙龙应运而生,具有相同兴趣爱好的同学在一起“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除了语文课外,还有政治课开设的“时事评说”,历史课的“史海钩沉”,地理课的“民俗寻访”,体育、艺术课的“美的熏陶”,还有数、理、化、生的“科技探秘”等专题阅读指导。(限于篇幅不展开)。

三、与时俱进,有序推进读书节活动

自2013年始,我校每年十月启动读书节。在推进全民阅读的大背景下,如何让每届读书节脚踏实地富有成效地开展?在读什么的问题上,我们通过座谈和问卷等形式全面了解、分析学生的阅读状态,在此基础上有的放矢,不断丰富读的内容。不了解学生的需求,读书节活动难免流于形式。回顾这几年的读书节,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3至2014两届读书节,推进专题阅读,以《论语》为代表的诸子散文,以《史记》为代表的历史散文,以《红楼梦》为代表的小说和“唐诗宋词”。四个专题基本架构起整个中国文学史。

第二阶段,2015至2016两届读书节,推出了“华三必读书目”。传统精华类,包括五本书(《论语》《史记》《红楼梦》《中国哲学简史》《约翰克里斯多夫》)和一个专题“唐诗宋词”;当代精品类,包括两本书(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刘慈欣的《三体》)和六位当代实力作家(梁衡、毕淑敏、周国平、王小波、龙应台、林清玄)。科技与人文并重,经典与时尚兼顾。

第三阶段,自2017年始的读书节,丰富必读书目的同时,通过课题研究把“悦读”向纵深推进。根据学生对玄幻类作品喜好,增加唐宋传奇和科幻作品。我们的课题“高中语文思辨读写策略研究”, 成功申报为教育部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独立重点课题“中学生批判性思维培养与思辨读写教学实践研究”的子课题。我们将从三方面推进读书活动:编撰校本阅读教材之一(时文篇),《当代时文的文化视野》;编撰校本阅读教材之二(经典篇),《经典作品的文化解读》;编撰经典案例集《经典案例的文化内涵》,包括导读、导写篇和个案集锦。

四、卓有成效,用心搭建实践平台

学校为学生全方位搭建实践平台:

第一、校刊《远帆》,老师指导文学社社员协作完成。《远帆》多次被评为上海市中学优秀校刊。每年有很多学生在区、市乃至全国发表文章或获奖。2015年9月,金妤清同学的个人作品集《花海清韵》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

第二、品牌社团微电影,老师指导社员编创、拍摄和后期制作,每年有一两部作品问世并获奖。2016年拍摄的《无惑去哪》荣获上海市第二届校园原创微视频最佳影片奖,同年获得全国第十二届校园微视频大赛一等奖。 

……

 

 

 

 

(如想阅读全文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