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虚无的十字架》读后感
作者:华东师大三附中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9-10-25 08:30     浏览次数:19 次    

死刑很无力。

这是作者东野圭吾在这本书中要表达的内容。与作者其它大部分的书不同,该书虽然没有什么惊悚的片段,但却会使读者受到极大的震撼,同时对社会对于死刑的态度产生思考:当我们站在法律的制高点去谴责那些犯了罪的人,并给予他们沉重的代价时,他们真的会忏悔吗?那究竟是让他们活在悔恨里还是以死谢罪,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小说的开始,一名名叫佐山的警察给主人公中原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前妻在最近被杀,由此回忆起了十一年前中原和当时还是他的妻子滨江小夜子的女儿爱美被一名还在刑期的强盗所杀害。为了给女儿报仇,他们一直向法院诉求给杀人凶手蛭川判死刑,一命偿一命。但蛭川一直装出悔过的样子,甚至否认自己故意杀人,以至于法官一直无法判他死刑。虽然到最后蛭川死了,但是夫妻俩却没有感到一丝高兴,因为凶手并不是因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悔过,而是觉得麻烦,懒得再上诉。

或许对蛭川来说,死不是惩罚,是一种解脱。但对失去独女的中原夫妇来说,这无疑是一件深受打击的事,为了不再承受这件事对他们的过分煎熬,他们离婚了。离婚后的小夜子成为了一名作家,在写一本关于反对废除死刑的书,并为此参加了很多活动,在一次采访中,她认识了书中的另一个关键人物:纱织。纱织在中学时爱上了史也并怀孕,偷偷把孩子生出来后两个人一起杀了他,把他埋在了青木原。后来纱织和史也却一直生活在愧疚中。纱织觉得自己没资格再当母亲,只配吃偷来的食物而患上了偷窃证,史也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当了一名儿科医生,还娶了一个被男人骗财骗色最后想在青木原自杀的花惠。

如果不是小夜子,我想事情就会一直被掩盖过去,但小夜子的出现揭开了真相,却也给自己带来了杀生之祸。花惠的父亲,也就是史也的岳父无意间听到了小夜子对花惠说的话,为了保护女儿和女婿,他杀了小夜子,并去自首,说是为了劫财而杀人。多么正常的说辞。一般人或许就相信了。但中原却觉得不那么简单,冥冥中仿佛有一种力量指引着他去调查。随着他探查的深入,真相慢慢浮出了水面。在他的劝说下,纱织和史也一起去自首,但是婴儿的尸体却不见了,因此也无法给纱织和史也定罪。

书中虽然一直在强调判死刑这件事,但是蛭川和纱织两个例子却又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蛭川虽然死了,但始终没有悔过之心,甚至把死当做一种解脱,而纱织和史也虽然活着,却日日遭到良心的谴责,活在悔恨当中。这两个例子充分地说明了很多时候刑罚并不能让人悔改,真正让人悔改的其实并不是刑罚本身,而是一个人对于错误的认识、态度以及是否有直面错误并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通俗地说也就是能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认为结尾中纱织和史也儿子的尸体不翼而飞无疑是这本小说中最值得细细推敲的情节了。是经过多年的时光尸体腐烂了,还是中原或者是小夜子去偷偷挖出来带走了呢?于我,我比较倾向于后者。其实说白了,小夜子这么多年一直致力与“死刑”这件事不过是觉得凶手只有死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但在内心深处却又对此表示怀疑。我想,她的书之所以没有发布,是因为她明白死亡只是虚无的十字架,而活在悔恨中才是真正会使凶手弥补自己过错的方法吧。

说到底,法律虽然是当代社会惩治罪犯的主要手段,但是它往往只能在那些心存良知的人身上起作用,而他们也可能是受害者或者已经背负起了良心债。相反,对于那些真正穷凶恶极的人,法律对他们的约束力和改造能力很少,简直微乎其微。

死刑和刑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直到结束作者也没有给一个正式的说明,或许他就是以这样一种开放式的结尾带给读者无尽的遐想吧。

华师大三附中  高二(3)班  陆琬佳   

 

指导老师:倪华

教师点评:中国与日本对生与死的理解,竟然如此不同!这也许是每个人看完《虚无的十字架》后不约而同发出的感慨。“死刑和刑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直到结束作者也没有给一个正式的说明,或许他就是以这样一种开放式的结尾带给读者无尽的遐想吧。”作者在问何在那个结尾如是说,我想这意义要用一生来体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