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附中给了我幸福祥和的晚年
作者:华东师大三附中     来源:暂无     发表时间:2014-07-02 18:25     浏览次数:259 次    

1956年,我从杭州二中考入华东师大生物系,成绩年级第三。当时心情舒畅、思维敏捷、朝气蓬勃、才华横溢。喜欢写写“小品文”,在校刊上发表;写些新诗词,在班会上朗诵,只写了传记体小说“父与子”,还来不及修改好完成。

谁知,1958年,国内掀起一股反右政治恶浪,以批判我的“反动文章”为由,划为右派分子。日夜批斗,痛不欲生。从此,我在校园内消失。

“四人帮”倒台后,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华东师大党委一纸公函,右派纠正改错,彻底平反,无罪释放,把我从青海香日德劳改农妨调回上海。在数学系校友黄顺文老师的帮助推荐下,调入上海纺机机械专件厂厂校任教。

1984年,石化总厂与华东师大签约,厂校合办三附中,华东师大落实政策办公室柴德锐,在征得我的同意之后,推荐给校长施修华。当时,学校五个实验室(语音,计算机,物理,化学,生物)还未装修,人员配备,设备选购,设计安装尚在讨论酝酿中,甚至连课桌板凳都还未配备……我们既做教师,又做工人,实验员、收发报者、管理员、设计创业者……工作千头万绪,忙得不也乐乎。虽然生活也是极其艰苦。

总厂厂长王基铭、工会主席沈光照,高度重视,十分关切,亲临指导和帮助,很快落实了各项措施,使学校能按时招生、开学和上课。经过全校师生员工三年的艰苦努力,大胆锐意进取第一届高考入学毕竟高达91.5%,远远超过上海市的平均水平(当时平均水平不到50%),一时名声大振。总算没有辜负总厂领导和职工们的殷切期盼,有力地凝聚了石化总厂的人心。

三附中为了让我能全身心地投入教学,排除困难,把我的妻儿从杭州调来石化,分配住房,还加了一级工资,奠定力量我人生走到最后一段里程。

值得一提的是:总厂的石油化工生产,无可避免地排放了、CO、NO 、芳烃等有害有毒气体,空气严重污染。职工人心不稳。工地是围海造田,土壤是盐碱砂砾粒,一片泥泞,植物无法生长。在绿化园林学会魏夙巢(全国劳模,得绿化园林终生奖)带领下,创造性地把植物根系周围换成“客土”,科学地精心筛选了上千种既能抗盐碱,又能吸收有毒有害气体的夹竹桃、松柏、龙舌兰等植物的优良品种;对工区及周围,设计种植了森林隔离带、绿化树林带大获成功,稳定并加快了植物的生长,有力地改善了空气质量。今天,成为上海市的绿化十佳城市。

我带领学生对滨海公园、小公园的植物进行了全鉴别命名,制作挂上了植物名牌;对空气质量有极敏感的葫芦藓、地衣类植物进行了观察记录;参与编辑了石化地区植物名录册;对金山三岛进行了最初的考察,被园林学会提升为兼职理事,科协会员。对绿化做出了自己的微博贡献。

退休后,进了老年大学。学跳舞、学烹饪、学摄影、学文学欣赏、学电脑……活到老,学到老。学跳舞、烹饪,强壮了身体、丰富了美食;学摄影,结识了一批新老朋友;学电脑,通过视频,与几十年不见的亲朋好友见了面;通过微博,与粉丝们交谈了人事、家事、天下事;到淘宝网,自己需要的东西,价廉物美。在电脑里,下棋、打牌、玩游戏、看电影、听音乐、转信息——生活在也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

受邀到老年大学、八村居委会,教授工艺小制作,给老年朋友们带去了手艺和快乐。在摄影作品展、工艺小制作展会上,摆出自己的和“学徒”们的作品,得到了奖励和好评,心情也很舒畅和满足。自己的多学多艺,也给家庭带来不少欢乐。旅游是为弥补过去二十年“足不出户”的遗憾,也是自己的一种挚爱。我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只有自己快乐,才能给别人带去快乐。

我住在13村,离海只有3分钟的路程,海的气息吹得醉人入梦,在阳台能看到海的波浪,冬天到丁字埧呼吸大海的负氧离子,夏天踩水或到近海游泳。我时刻感到依偎在美丽大海身边的激动,看大海,我又感到自己渺小得如同一颗水珠。现在,石化海滩已成为国家三级旅游胜地,不少上海人和外地人,搬来石化安家落户,石化地区确已成为养老休闲的好处所。

我今年八十周岁了,身体尚算硬朗,生活得有滋有味,那是三附中给我的!

QQ图片20140702182535

 胡建中(退休老教师)

  2014年3月